廉洁教育
当前位置: 首页  廉洁教育
漫谈许衡家训与家教
发布:焦作市廉洁与治理研究中心 发布时间:2019-11-26 动态浏览次数:13


许衡(12091281年),字仲平,号鲁斋,今河南省焦作市中站区李封村人。许衡是元代杰出的政治家、思想家、哲学家、教育家、天文学家。许衡历任京兆提学、集贤大学士、国子祭酒、教领太史院事、中书左丞等要职。

许衡在历史上主要有以下贡献。

一是上书力谏元世祖“行汉法”。许衡鉴于当时干戈扰攘、民生凋敝的情势,一再向元世祖建议要重视农桑,广兴学校,以“行汉法”作为“立国规模”。他亲撰《时务五事》上奏元世祖:“古今立国规模,虽各不同,然其大要,在得民心。而考之前代,北方奄有中夏,必行汉法,乃可长久。”许衡为元朝从游牧政权到建立一个文明王朝明确了思想体系,若蒙元政权不用“汉法”统治中国,中华的文化与文明将难以为继。由于这一“立国规模”的确定,中原广大地区社会秩序得到恢复,生产得到发展,人民生活得到安定。许衡还奉旨“定官制”“立朝仪”,为元朝的建立与巩固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。

二是创办“国学”。许衡担任国子监祭酒,主持教育工作。许衡以“乐育英才,面教胄子”为宗旨,培养了大批人才。其中有不少人“致位卿相,为一代名臣”。在许衡的熏陶教育下,“数十年间彬彬然,号称名卿士大夫者,皆出其门下矣。”许衡通过传道授业,对于汉蒙文化的融合和交流做出了卓越的贡献。蒙古帝国能成功地过渡到大元王朝,许衡功不可没。

三是主持修订《授时历》。许衡精通天文、历算。元世祖命许衡为“教领太史院事”,全面负责修订历法工作,并以王询、郭守敬为助手,共同研订。经过几年辛苦努力,终于完成了历法修订工作。许衡亲撰《更历疏》向元世祖汇报。元世祖取《尚书》“历象日月星辰,教授人时”之意,将新历赐名为《授时历》。

四是继承、光大和传播程朱理学。许衡为一代大儒,对程朱理学很有研究,是著名的理学大师,提出了著名的“治生论。”他说:“言为学者,治生最为要务。”许衡是元代儒学的主要继承人和传播人,同时代的文学家王磐赞誉许衡:“圣朝(元朝)道学一派,乃自先生(许衡)发之,至今学术正,人心一,不为邪论曲学所胜,先生力也。所以继往圣开来学,功不在文公(朱熹)下。”明代学者薛瑄称赞许衡:“朱子之后,一人而已。”世人简称:“朱之后一人”。

许衡一生,一言一行必按中庸行事,刚正不阿,清正廉洁。

《元史·列传第四十五·许衡》记载有许衡“不食无主之梨”的故事。

“尝暑中过河阳,渴甚,道有梨,众争取啖之,衡独危坐树下自若。或问之,曰:‘非其有而取之,不可也。’人曰:‘世乱,此无主。’曰:‘梨无主,吾心独无主乎?’”

一日,许衡随着战乱中逃难的人群路过河阳(今焦作孟州市)时正值暑天,逃难的人都非常渴,这时恰巧路旁有一棵梨树,树上结满了梨,大家都争先恐后地去摘梨吃,只有许衡一人端坐树下动也不动。有人便问许衡:“你怎么不去摘梨吃呢?”许衡回答:“那梨树不是我的,我怎么可以随便去摘梨吃呢?”那人说:“现在是乱世,这棵梨树早已没有主了。”许衡说:“梨树虽没有主,难道我的心也没有主吗?”

“吾心独无主乎?”的“主”是许衡的主见,是许衡坚守的价值标准和道德信念。许衡不食无主之梨的故事,早已成为传颂千古的佳话,至今常被人写入传统美德教育的文章、书籍中,已成为后人用来教育子女的典型故事。许衡不食无主之梨,体现的正是儒家所提倡的君子修身的“慎独”思想。《中庸》上说:“君子慎其独也。”孟子也说:“君子慎独。”一个具有良好道德修养的人,在任何时候都能够严格要求自己。许衡正是这样做的,虽然时逢战乱,人心不稳,但许衡却能够严于律己,抵挡住诱惑,坚守住自己的道德底线,恪守住自己做人的原则,是难得可贵的。后人曾作诗《守义》称赞许衡:“许衡方渴时,不食道旁梨。一梨食细微,不义宁勿为。”一个梨虽然很细小,但是不道德的事,那怕再小许衡也不去做。

许衡不但自己是这样做的,也是这样教育自己后人的。《许文正公遗书•卷十一•古风》里收录了一篇许衡的《训子》诗:干戈恣烂漫,无人救时屯。中原竟失鹿,沧海变飞尘。我自揣何能,能存乱后身。遗芳籍远祖,阴理出先人。俯仰意油然,此乐难拟伦。家无儋石储,心有天地春。况对汝二子,岂复知吾贫。大儿愿如古人淳,小儿愿如古人真。平生乃亲多苦辛,原汝苦辛过乃亲。身居畎亩思致君,身在朝廷思济民。但期磊落忠信存,莫图苟且功名新。斯言殆可书诸绅。

这是许衡教育两个儿子时写的《训子》诗,诗中说到:“我自揣何能,能存乱后身。遗芳籍远祖,阴理出先人。”我自己常想,我有何德何能,能够生存在这乱世中。原因是我的先人留给我的好的家风、家训,以及教我做人的品行修养。

许衡能保持优秀的道德品行,与其父许通对他的教育是分不开的。

许通,许衡之父,以农耕为业。许通“行义修整,治家有方。”“闭户潜修,隐德弗耀。”被乡邻赞誉为“善人”。许通行为大义,言行端正谨慎,治家有方。不参与外面的纷争,在家刻苦读书,专心修养,经常默默接济人,却从不炫耀。许通被乡邻赞誉为大善人。

《许文正公遗书·卷首•考岁略》记载:许衡从小就喜欢学习,然而身逢乱世,家中贫穷无钱买书。许衡只要听说谁家有书,不管路途有多远,都会前去祈求人家借读或抄写。许衡父亲担心许衡路上有危险,每次都会陪他一块儿去。许衡家虽然贫穷,但父母也要节衣缩食省下银两为许衡请师傅求学,于是便有了许衡“三易其师”的故事。

《元史•列传第四十五•许衡》载:“幼有异质,七岁入学,授章句。问其师曰:‘读书何为?’师曰:‘取科第耳。’曰:‘如斯而已乎?’师大奇之。每授书,又能问其旨义。久之,师谓其父母曰:‘儿颖悟不凡,他日必有大过人者,吾非其师也。’遂辞去,父母强之不能止,如是者凡更三师。”

许衡幼年时非常聪明,一日他问老师:“读书是为了什么?”老师回答:“参加科举考取功名。”许衡又问:“仅仅如此吗?”老师听后非常惊奇。老师每次授课时,许衡都要问所学内容的含义。过了一段时间,老师对许衡父母说:“你们的儿子聪明不一般,将来必定会出人头地,我不能当他的老师了。”于是就告辞走了,许衡父母再三挽留,也未能留下老师,如此,许衡竟然换了三个老师。

许衡长大后对自己三易老师之事深感愧疚,当他得知三个老师都死在战乱中后,就决定每到过年时都要设灵位祭奠三位老师。

正是因为父母对许衡的关心,再加上许衡的刻苦学习,这为他日后成为著名学者和朝廷重臣打下了坚实的文化基础。所以,许通逝世后,元廷给予其很高的荣誉,赠其:银青荣禄大夫、大司徒、魏国公,谥号“惠和”。

《训子》诗中还说到:“大儿愿如古人淳,小儿愿如古人真。平生乃亲多苦辛,原汝苦辛过乃亲。身居畎亩思致君,身在朝廷思济民。但期磊落忠信存,莫图苟且功名新。”许衡对儿子们寄予了很高的期望:希望大儿子像古人那样淳朴,小儿子像古人那样率真。自己一辈子辛劳能吃苦,也希望儿子们比自己更能吃苦耐劳。更希望儿子们即使自己是一个民间的老百姓也常怀报效国家之志,即使自己高高在上成了朝廷的大臣,也常怀造福百姓之心。并且忠告儿子们,为人做事要光明磊落,坚守忠信礼仪廉耻的做人准则,不要贪图功名和利禄。

许衡的子孙在许衡言传身教下,自幼就养成了遵守道德规范的品性。

《元史》《许文正公遗书》记载,元朝著名理学家姚枢隐居辉州苏门(今河南省新乡市辉县百泉镇)时,许衡将全家迁至苏门,与姚枢相邻而居,两人共同探讨程朱理学之真谛,情谊深厚。

许衡在苏门期间,“家贫躬耕,粟熟则食,粟不熟则食糠核菜茹,处之泰然,讴诵之声闻户外如金石。”许衡的生活虽然清贫,但也没有荒废学习,读书的声音在屋子外都能听见,如金石碰撞般郎朗清脆。“财有余,即以分诸族人及诸生之贫者。人有所遗,一毫弗义,弗受也。”许衡虽然自己过得艰难,但是一旦自己有了多余的钱财,就会分给其他贫穷的人家。而别人如果送东西给他,他则一毫一厘都不要。

宪宗元年(1251年),姚枢出仕到外地为官,临走时欲将自己的房屋“雪斋”赠与许衡,许衡拒绝不要。最后,姚枢让许衡替自己看管“雪斋”,许衡才答应下来。许衡经常去打扫“雪斋”。“雪斋”的院子里长有果树,果树上结满了果子。许衡教育自己的孩子们不要摘这些果子吃,因为不是我们的。“庭有果熟烂堕地,童子过之,亦不睨视而去,其家人化之如此。”孩子们即便经过落满烂熟果实的庭院,也都视若无睹,不吃一个。由此可见,许衡的家风家教是很严格的,也是很成功的。许衡的孩子们受他“不食无主之梨”的影响,自幼就养成了遵守道德规范的品性。

许衡的后人严格遵守先辈的谆谆教诲,一个个都成了流芳后世的贤相良臣。尤其是他的大儿子许师可和小儿子许师敬,更是继承了他的品德和操守,青史留名。

许师可,字可臣,号可斋,许衡长子。《元史》《许文正公遗书》《许文正公世家谱》《许衡墓神道碑》等史料均有许师可生平记载。许师可历任卫辉、襄阳、广平、怀孟路总管,通议大夫,赠礼部尚书,谥文简。史书记载,许师克志趣端正,官声卓著。

许衡对师可的学习是很关心的。《许文正公遗书•卷九•书状》有一篇《与子师可》:

《小学》《四书》,吾敬信如神明。自汝孩提,便令讲习,望于此有得,他书虽不治无憾也,今殆十五年矣,尚未成诵,问其旨意,亦不晓知,吾所以深忧也。高凝(许衡弟子)来,闻汝肯自勉励,胜于前日,我心甚喜,未识其果然乎?韩遵道今在此,言论意趣,多出《小学》《四书》,其注语或问,与先正格言,诵出甚熟,至累数万言犹未竭,此亦笃实自强故能尔。

我平生长处,在信此数书,其短处在虚声牵制,以有今日之势,可忧而不可恃也,汝当继我长处,改我短处,汝果能笃实,果能自强。我虽显贵,适足祸汝,万宜致思。比见,且专读孟子,孟子如泰山岩岩,可以起人偷惰无耻之病。凝也相与辅导之。

这是许衡写给大儿子师可的一封家书,写于至元三年(1266年)农历十二月二十九日。此时,许衡被元世祖召至上都垂询国事,许衡上书《时务五事》,进谏“行汉法”。

许衡结合自己读书的体会,告诫儿子一定要学好儒家经典《四书》《小学》。当他得知师可学习不用功,还不明白其中的含义时,深感忧虑。信中写到:“今殆十五年矣,未成诵,问其旨意,亦不晓知,此吾所以深忧也。”后来当他又得知师可学习大有长进时,在信中便又写到:“汝肯自勉励,胜于前日,我心甚喜。”许衡在信中还谆谆教导师可:“汝当继我长出,改我短处。汝果能笃实,果能自强。”要继承我的长处,改掉我的短处。你如果能做到,就可以自立自强了。这句话,也已成为许衡后裔遵守的家训。

许师敬,字敬臣,号敬斋,谥文穆,许衡最小的儿子。《元史》《许文正公遗书》《许文正公世家谱》《许衡墓神道碑》等史料均有许师敬生平记载。许师敬历任监察御史、吏部尚书、中书参知政事、国子祭酒、太子詹事、中书左丞、中书右丞等要职。

史书记载,许师敬“明经务诚,学尚节概,肖父风。”许师敬通晓经术,务实诚恳,学问高深,有高尚的操守和气概,很有父亲的风范。许师敬施行以德为本、勤俭治国的方略,精兵简政,惩治腐败,节约用度,减轻徭役,爱怜农民,制止大兴土木、开山毁林,其功绩彪炳史册。许师敬自元世祖到元顺帝,三居元仁宗、泰定帝两代皇帝的相位,成为元朝行政权力核心的重要人物。

许衡的后代子孙受许衡家训影响,个个为官清廉,政绩显著。许衡和许师敬父子二人都担任过丞相之要职,许衡的孙子们中有五人都出任过尚书级别的官职,所以,许衡家族在历史上有“父子二臣相,子孙五尚书”之誉。

许衡是元代著名的教育家,许衡的家训不仅影响了自己的子孙,而且还影响了自己的学生。

《元史·列传第四十五·许衡》载:“帝久欲开太学,会衡请罢益力,乃从其请。八年,以为集贤大学士,兼国子祭酒,亲为择蒙古弟子俾教之。衡闻命,喜曰:‘此吾事也。国人子大朴未散,视听专一,若置之善类中涵养数年,将必为国用。’乃请征其弟子王梓、刘季伟、韩思永、耶律有尚、吕端善、姚燧、高凝、白栋、苏郁、姚燉、孙安、刘安中十二人为伴读。诏驿召之来京师,分处各斋,以为斋长。”

至元八年(1271年),忽必烈设立太学,命许衡为集贤大学士,兼国子祭酒,主持国家的最高学府国子监,许衡亲自选择蒙古子弟来太学受教育。许衡高兴地对忽必烈说:“办教育才是我喜爱的事。蒙古子弟虽出身游牧,但他们质朴的秉性还在,专心学习,若让他们和优秀的人才一起学习,他们一定进步很快,将来一定会成为国家的栋梁。忽必烈欣然同意,于是,许衡便把他过去曾经教过的十二个优秀学生招来京城作为伴读,分别把他们分在十二个斋里,并命为“斋长”(类似班长或室长),就是让他们以身作则辅导蒙古子弟认真学习先进的华夏文化。

许衡非常尊重自己的学生,“衡待之如成人,爱之如子。”“衡善教,其言煦煦,虽与童子语,如恐伤之。”许衡对待学生像成年人一样,爱学生像爱自己孩子一样。许衡在教学中与学生说话,则轻声轻语,像春光一样温暖,生怕伤者学生。

许衡在教学中贯彻“少而精”的原则,他每次讲课的内容不求其多,而是重点突出。特别是学生不易理解的难点,他就翻来覆去地解说,旁征博引,列举实例,一定使学生彻底弄懂其内容。因此,在许衡的熏陶教育下,“诸生人人自得,尊师敬业,下至童子,亦知三纲五常为生人之道。”他的学生没有辜负许衡的教诲,大都成为朝廷重臣。“高第弟子,彬彬辈出,致位卿相,为代名臣。”“彬彬然号称名卿士大夫者,皆其门人矣!”许衡为元朝培养了大批人材。

《鲁斋遗书·国学事迹》记载。一次,“伴读”们为了感谢老师,就商量带了些礼品去看望老师,结果遭到了许衡的严厉训斥:“所以奏取诸生者,盖为国家、为吾道、为学校、为后进也,非为供备我也。我为官守学,所当得者俸禄也。俸禄之外,复于诸生有取焉,欲师严道尊难矣。”许衡告诫他的学生们:我让你们来当“伴读”,是为了国家出优秀人才、为了弘扬儒家学说,为了学校的教育事业,为了那些后进学生在你们的帮助下尽快成为先进学生,不是为了我。我作为学校的负责人,朝廷给我有俸禄,如果我收你们的礼品,再想维护“师严道尊”就很难了。许衡拒绝了弟子们的送礼,维护了“师严道尊”,也维护了他一贯做人的优秀品质和高尚的道德操守。

    许衡逝世后,赠荣禄大夫、司徒,谥文正,加正学垂宪、佐运功臣、太傅、开府仪同三司,封魏国公,诏从祀孔子庙廷。许衡的品德言行大为人们推崇,被后人誉为“元朝一人”。 (作者:许保金,中站区人。)


主办单位:焦作师范高等专科学校

地址:焦作市山阳路998号

ICP备案号:豫ICP备05002423号